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原雄鹰的博客

我天津42中66届高中毕业68年7月2日到科右前旗乌兰哈达9月转到乌兰毛都满族屯

 
 
 

日志

 
 

为了摆脱悲愤的纪念____纪念知青上山下乡(二)  

2012-07-01 23:3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11名知青在黄昏后的朦胧昏暗中看到有十几人聚集在一座一拉三间的茅屋门前,大概是听到车老板杜老八甩响的鞭子声知道我们到了,人群中响起了热烈欢迎的口号声,原来是乌兰嘎查的队长领着社员欢迎我们。我猛然发现马车右边的那匹马(后来知道那是外套马,外套马一般都是生瓜弹子),马头昂起眼神惊恐圆瞪双耳倒竖噗噗打着响鼻一只前蹄刨地,原来是牠在朦胧昏暗中看到这么多人,又猛然听到呼喊声惊了,我正好坐在马车右辕边上就立即手脚麻利的跳下了车,另外三名男知青也先后跳下马车,七名女知青却响起了一阵惊叫声。只见车老板杜老八抡圆了长鞭罩着外套马狠狠地抽了两响鞭,外套马的左耳竟然淌下鲜血,惊马被制服立正站住。杜老八诡秘的笑了笑,大声说,“你还有尿跟我扎刺,削不死你!”大家虚惊一场。杜老八的威猛算是给初来乍到的我们一个见面礼。我这才仔细观察这位了不起的车老板——杜老八,身高1米8几,虎背熊腰,斜楞着肩膀,站着弓字步,腰间扎着八、九公分宽的用传送带改制的腰硬。眼睛也正往我的身体打量。我俩眼神一对,他就靠近我,拍拍了我的肩膀说:“小伙子好身板!是个当车老板的料,今后跟着我学学赶马车,哈哈!鞭子一响车轮一转,吃香喝辣不愁吃穿。”我不置可否地笑笑,算是回答。

 

队长领着社员帮我们往茅草屋里搬卸行李。突然听到一位20来岁的姑娘啧啧几声,指着一只木箱喊道“快来看啊,这箱子中间油漆了毛主席像,两边还油漆了‘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红字呢!”我知道她说的是我的那个木箱。就回过头望着她,友好地朝她笑笑,走过去和她脸对着脸一起搬箱子。只见她1米6几的身高,红扑扑的鸭蛋圆脸蛋、厚嘴唇、翘翘的鼻子,在长长的睫毛下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胸前背后各垂一条长长的乌黑发亮的粗辫子。健壮丰满的体魄充满着青春的活力。“你叫什么名字”,她首先开口问我,没等我回答,又说“我叫刘雅芸,大队团支书”。

 

车老板杜老八和团支书刘雅芸,是我们天津知青到达乌兰嘎查最早认识的两位至关重要的人物。

 

我们进了乌兰嘎查给我们天津知青准备的这座屋顶苫盖着草排、一拉三间的土坯屋,几位年纪稍长的妇女早已把晚饭备好——一锅高粱玉米大茬子干饭,一锅角瓜茄子炖菜。

 

  吃过晚饭天色刚黑,队长叮嘱我们好好休息,就招呼着几位妇女社员各自回家了。杜老八没走,却坐到男知青住的西屋炕上,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袋,给我们讲述1943年,他随父辈闯关东,凭着山东好汉特有的精深武艺,收拾痞子坏蛋的故事,说到兴处,还下炕摆几个武术身段。我们津津有味的听着、看着他声情并茂的表演。

 

时间过得很快,在只能看见烟袋锅的闪闪红光时,他起身告辞,到堂屋摸索了一会儿,点亮了“气死风”。高喊一声“明儿见”闪身跨出屋门。我从窗户目送杜老八,也就是有几秒的时间,朦朦胧胧的我看到“气死风”底下黑影的几何形状凹凸变化,还没容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杜老八已经快步走出20步开外。我心里一紧,赶紧招呼另外三名男知青点上油灯到堂屋查看,发现旗里接待人员发给我们带来的10多斤的两块猪肉 ,仅剩一小块了。曹辉一个劲儿自言自语“天岭大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我举起油灯,油灯的灯下黑糊糊一片圆形黑影,我用拳头在油灯黑影下晃了晃,将凹凸变化的黑影,演示给大家,刘克司恍然大悟嚷道“杜老八偷肉了!东屋七名女知青争先恐后的挤出东屋房门,一双双惊恐的眼神,一张张目瞪口呆的脸庞,一声声急喘的粗气……,我们11名天津知青就这样无语的站在堂屋里。

 

11名知青中,就我是高中毕业,其他10名知青几乎都是我在学校担任少先队辅导员辅导的初中毕业生,我首先开口说:“事出有因查无实据,还是先休息吧,容我们四位男知青商量商量,明天再说吧。

 

   那一夜是我们天津知青到达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科尔沁右翼前旗乌兰哈达公社乌兰嘎查的第一夜。四名男知青议论着明天以后怎么对付杜老八,你一言我一语,人人心如乱麻,无计可施。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强打精神做了总结性发言,“还是那句话,捉贼捉脏,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上告领导去他家搜不是办法,也不可能搜出了来。就是真能搜出来,肉上也没有铁证证明是杜老八偷我们的呀?我同意曹辉的意见。曹辉学过形意八卦,但身体单薄。明天以后找机会跟杜老八以‘切磋武艺’为名,就由曹辉引逗杜老八小动手脚开玩笑,试试他的自吹自擂“武术功底”,读小学和初中时我曾经跟同学胡士海的爷爷学了几年“通臂拳”(尖山村义和团大师兄胡兆鹏,原籍静海县人,是年80余岁)当民兵连长时还学过擒拿;我在一旁观察杜老八的软肋在哪,找准软肋修理他。刘克司、李志强、曹辉站脚助威,如我不敌杜老八,你们三人分三路上,但要拉开距离,避免吃亏;把杜老八的后背留给我……还没等我说完,他们三人一个个早已鼾声阵阵和衣而眠了。我自己也突然感到眼睛干涩,上下眼皮似乎无法分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