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草原雄鹰的博客

我天津42中66届高中毕业68年7月2日到科右前旗乌兰哈达9月转到乌兰毛都满族屯

 
 
 

日志

 
 

为了摆脱悲愤的纪念____纪念知青上山下乡(一)  

2012-07-01 23:2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早已想写一点文字,来认真回忆知青生活艰苦卓绝和磨难。对我在牧区生产生活所经历的所有艰苦卓绝的磨难,哪怕是数次与阎王碰鼻子,我都不仅从不后悔,反而以此作为我人生的宝贵财富回忆回忆自娱自乐。

 

   我知道,即使不是我,将来总会有记起我们,再说我们的时候的。遗憾的是电视剧《知青》——我们这些老知青也只是感动于他的片名——终于等来了一篇以知青命名的电视剧而已……。我想,年青的为年老的写历史,且不要说他们难以摆脱为某种意识形态所用,就是真心着实写当年文革期间上山下乡的1700万知青,也可能会出现我们小学三年级语言课本里的一篇《狐狸和狼的故事》说的“没挨打的骑着个挨了打的,挨了打的背着个没挨打的”的窘境——他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仅此给他们提供一点点素材吧。

 

   我是天津42中学1966年高中毕业的学生。文革不仅剥夺了我们读大学的机会和权力,而且还以造反派司令李殿刚(原为我父亲1949年带的关门徒弟)揭发我父亲的所谓私藏手枪(实际是为志愿军某师师长修枪)的案子未落实,而剥夺了我1968年一月参军的机会。

 

      1968年5月4日,天津市在天津体育馆召开的“天津市中等学校上山下乡动员大会”我当场写条子传到主席台报名,市革委员会常委任学明立即当场宣读我的报名上山下乡志愿书,在全场万名青年学生热烈长时间鼓掌不息的情况下,特别是大家顺着传递“条子”路径反向寻找——“多米诺”现象,最终把目光落在我身上时,我不得不被请上了主席台,主席台上天津市委、市革委会领导一一和我握手。就这样我成为那一年天津市报名上山下乡的第一人。

 

   我的妹妹已经在1966年7月15日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六师101团。当家里得知我报名上山下乡的消息时,父母以泪洗面,最后我父亲对我母亲说:“真金不怕火炼,李殿刚揭发我私藏手枪的事,连累孩子参军都不批准,当下孩子有志证明是革命青年,就让他走吧。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 真是知子莫如父啊!

 

      1968年7月2日,天津车站人山人海,我怀着改造世界和锻炼自己的理想,告别天津亲人,踏上北去的列车。车上车下哭声震天动地……,我站在车门处强忍泪水带头喊“毛主席万岁!”这一呼喊,车上车下的人们都一起振臂高呼“毛主席万岁!”哭声似乎被压住了。火车徐徐开动,浑天黑地的哭声又一次爆发……。后来得知当时我站在火车车门的振臂一呼的形象被记者摄像拍照,刊登在第二天的报纸上。

 

   在这里我不得不写上几行字,讲述同车上山下乡的一位同校66届初中毕业女知青——闫欣。她临上火车都不是红卫兵,当天是她的妈妈来送她的,我只记得在我们登上火车的那一瞬间,只有她的妈妈猛然回头,背向火车,与成千上万的送别的家长、同学、亲友形成鲜明对比差异。

 

   后来我们得知,闫欣道别天津的前一夜(党的生日),他的爸爸被造反派逼迫上吊自杀了。她的妈妈是在被造反派押解着卸下冤死的丈夫的。几小时后,赶来送别闫欣的啊。而闫欣本人却是在几年之后才知道真相的。

 

   闫欣的父母“以前”都是革命干部。文革惨遭迫害。闫欣的妈妈前些年过世时,几个省市的大学院校、省市级国家安全局机关都有吊唁的挽联、花篮。

 

   火车咣当了一天一夜,我们终于来到科尔沁右翼前旗乌兰浩特。那时乌兰浩特还不叫“市”我们刚下火车,就被旗革委会领导接到一所学校的操场上。开过欢迎大会,千名天津知青在这座学校共同吃了来到内蒙古的第一顿饭——二米饭、清水加盐煮带皮猪肉粉条“噶达白”。

当天下午,我和三名男知青、七名女知青,就坐上接我们到屯子里的马车,第一次坐马车使我们既兴奋又好奇,有的知青连真马都沒见过,我小时候见过真马,可没坐过马车。1958年初,我家从东郊区搬家进市区是用毛驴车运的家具。我坐在马车上好奇地打量,拉车的马有4匹,一匹驾辕三匹在前面拉,另外车厢四周梱绑着10多厘米直径粗的木檩,这使车载面积大了一倍,装行李、坐人宽敞多了。赶车的人(后来知道赶车人名叫杜老八是车老板))甩着一根长长的鞭子,嘴里吆喝着,有时还把鞭子甩出一声脆响。马车比较颠簸,车身一颠马上会响起女知青一片惊叫声。天色也快黑了知青们大都沒有了方向感,只有我凭着在学生时代当河西区武装民兵连长受过的军事训练,知道这是一直往东走。只觉得又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听“吁”地一声,说到了——乌兰哈达公社乌兰大队乌兰嘎查。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